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|简体中文

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(原因請填“阿彌陀佛”)
查看: 3877|回复: 0

學聖賢要圓融,不能對立-摘自《修行與生活座談會》第162集

[复制链接]

1859

主题

30

好友

1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8-4-23 20:52:48 |显示全部楼层

學聖賢要圓融,不能對立-摘自《修行與生活座談會》第162集
  問:下面的問題,學生讀到朱熹的《四書章句集註》時,談到了自誠明,這不已經是明心見性後再來教化人之說了嗎?為何書中到後面毀謗佛法,認為「佛氏之言,比之楊墨」,既為聖賢之說,何來如此分別、排斥?這種分別如何消除?如果以傳統文化為核心進行道德教育、尊師重道,各門各派之間的分歧和排斥就將會讓聖賢教育自毀其意,這又如何是好?本來應該是百花齊放,針對百人百姓各取適合自己的教派修身養性,可這聖賢教育的門派之間和諧如何保持?人們在自己的修學之餘去接觸和容納他人,正知正見又如何保持?
  答:對,朱熹朱夫子確實他的知見不圓。雖然他在《四書》下的功夫很深,他四十年專攻《四書》,《四書》也是他自己會集的。從他那裡開始,南宋時期到以後,這《四書》成了儒家最重要的教材,他對儒家的弘揚、發展,作了不可磨滅的貢獻。但是因為知見不圓,所以他毀謗佛法。而且在解釋《四書》這些經義的時候也有錯誤,這個錯誤還是因為心量不夠大、不能包容、不能圓融,所以就有偏執。這也是對我們的提醒,我們學聖賢道理一定要圓融、要有大心量,不能夠有門戶之見、互相對立、分歧。有對立、不能包容的,都是自己知見不圓,不是聖賢人的道理不高,是自己見地不高,對聖賢教育的教誨理解不夠深刻。
  所以你看蕅益大師,這是朱熹之後,朱熹是南宋時期,蕅益大師是明朝末年清朝初年的人,他早年十七歲以前是讀朱夫子的書,《四書章句集註》是蕅益大師十多歲的時候,十二歲就開始學儒,這是他主要的學習科目。到後來學佛之後,他發現朱熹註的確實有偏頗。自己也是過去受了他的影響,所以蕅益大師十幾歲的時候就謗佛,寫了好多篇文章,叫「闢佛論」。十七歲之後,讀了蓮池大師的《竹窗隨筆》,很有感動,知道自己錯了,後來出家修道。然後到他四十九歲那年,蕅益大師註解了《彌陀要解》,之後註解《四書》,蕅益《四書解》,在他的註解當中,把朱夫子很多偏頗的見地都糾正過來。蕅益大師的解釋其實很多地方都是針對朱夫子的,我們讀蕅益《四書解》就看得出來,特別你跟《四書章句集註》對照來參看,你就看得很明顯。因為朱子的這些見地對後世儒家學者影響特別大,如果不正本清源,餘毒就很不好,就會影響整個儒家的思想理路的發展,就會偏頗下去,蕅益大師貢獻很大。
  所以我在出家之前,師父上人讓我講《四書》,我採用的主要參考的版本,包括李炳南老居士的《論語講要》,我講《論語》的時候用的,蕅益大師的《四書解》,還有朱夫子的《四書章句集註》。在名詞註釋,就是訓詁這方面,我參考朱夫子的很多,他的確在這方面下了很大功夫,四十年練功;但是在義理的分析方面,我主要採納的是蕅益大師和李炳南老居士的,避免了朱子的這些偏頗的見地。所以這些道理我們懂了,我們要很客觀的來評判前人的這些著作,他們有功,但是也會有過,我們應該對朱子取其精華、去其糟粕。
  而蕅益大師那是真正開悟的人,尤其是他在四十九歲那年,先註解《彌陀經》,再註解《四書》,這也是給我們做表法。他註《阿彌陀經》,印光大師稱為,即使古佛再來為《阿彌陀經》註解,也不能超過蕅益大師的《彌陀要解》。這說明什麼?蕅益大師已經是佛的境界,佛的境界上再註解《四書》,《四書》也是成為了大乘佛法,那是最圓融的,所謂「圓人說法,無法不圓」。我們要參考這種圓人所說的法,就避免了見地的偏執,這是深入學習聖賢學說應有的態度,選取的註解一定要慎重,要選取非常可靠的註解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手机版|Archiver|我的收藏|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( 皖ICP备13015885号 )

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

GMT+8, 2019-9-21 00:53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